新闻中心 Case我们一直在努力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特朗普会发动贸易战吗?

日期:2016-12-26 / 人气:

传言将出任美国商务部长的罗斯认为,美国在贸易谈判时应采取更强硬立场,但他明确表示“贸易战不会发生”。

在围绕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诸多不确定性中,最重要的或许都跟贸易和保护有关。在竞选期间,这位当选总统在这方面发出了一些把人吓得血液凝固的承诺,而他的官方竞选文档也同样强硬。如果他打算在上任后,把这一议程的大部分付诸实施,那么全球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很大。

在特朗普当选那周后的第二周,贸易问题成为政府交接中的焦点问题。这位当选总统公布了一份视频,确认了美国将立即退出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TPP)。人们原本指望TPP将成为巴拉克•奥巴马(Barack Obama)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转向亚洲战略的巅峰成果。

这不令人意外(TPP的政治支持者在2016年大选中都因这个问题受到猛烈抨击、不得不匆忙寻求掩护),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进一步贸易自由化(包括与欧盟之间的《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》(TTIP))如今已死。

这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领头组建一个亚洲贸易区的明显机会,他们已急切地行动起来了。这些都不会立即对全球市场产生负面影响。只是错过了一个机会,而不是倒退。

第二大重要动态是,人们传言威尔伯•罗斯(Wilbur Ross)会被任命为商务部长(参见吉莲•邰蒂(Gillian Tett)的文章)。罗斯是个商人,并不来自某个特定的贸易思想派别。如果非要说的话,他似乎来自共和党的供给侧一派。相比其他可行人选(比如在对华贸易关系上持彻底鹰派立场的彼得•纳瓦罗(Peter Navarro)),市场将非常乐见这项任命。(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纳瓦罗也是特朗普顾问团队中唯一的经济学博士)。

罗斯显然认为,美国在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谈判时的立场应当远比目前强硬,但他淡化了一些夸张提议(比如特朗普威胁要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%的关税)的可能性。他还明确表示,“不会发生贸易战”。

如果这将是特朗普政府的主导性论调,那么在未来几年内,全球化浪潮或许不会倒退得太厉害,而全球市场将长舒一口气。

但我们可以指望情况会如此吗?特朗普在选举人团中的胜利,严重依赖那些“锈带州”异常高的支持。“做点儿什么”回报这些支持者、惩罚那些被认为导致了美国经济衰退的国家——主要是中国和墨西哥——的诱惑,将是很难抵制的。

总统在实施贸易管控方面享有广泛的行政权力,其中很多是难以通过国会和法院挑战的。采取某种形式的行动是不可避免的。问题是这种行动会有多么严厉。

在破坏性不那么大的一端,特朗普政府可能只是扩大奥巴马政府的做法:针对不公平贸易活动的个案动手。不公平贸易活动在政治上招致很大怨言。2009年美国起诉中国轮胎生产商、以及2016年起诉中国钢铁出口商,都是这种做法的例子。尽管这种做法过去在保护美国国内生产商方面收效一般,但它可能被扩大,并采取激进得多的方式。

这种激进行动或许会越来越多地超出世贸组织(WTO)的法律框架,但特朗普也许有意愿把这些协议推向极致,实际上利用美国的购买力达成“对本国更有利的协议”。这将带来嘈杂声,并面临中国发起报复行动的风险,但这不大可能会推倒全球自由贸易的整座大厦——至少一开始不会。

这也不可能符合被竞选期间特朗普的煽动性语言推高的政治期望。不难想象到,白宫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,要求兑现特朗普竞选时在贸易方面的承诺。如果是这样,将有两个醒目的目标:从墨西哥进口的汽车和从中国进口的制成品(特别是基础材料和技术产品)。

在竞选阶段,特朗普在这些领域发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威胁,其中显然包括宣布中国为汇率“操纵国”、对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商品征收45%的关税、对进口自墨西哥的福特(Ford)汽车征收35%的关税、以及退出北美自贸协定(Nafta)和WTO。

这些威胁可能只是某种形式的威吓,旨在诱导有关国家自愿做出让步,但这可能升级为更令人担心的事态——特别是在美国经济发生衰退或美元大幅上涨,同时美国贸易赤字加大的情况下。

这就是里根(Reagan)时代发生的事情,当时美国对日本施加了很大的政治压力,导致日本“自愿”限制对美汽车出口。那一次,全球自由贸易结构挺过去了,但市场肯定会开始担心,这次可能会比那次糟得多。对美国而言,中国将是比30年前的日本难磕开得多的坚果。

贸易领域的下一场关键考验将是,美国新政府是否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。虽然在几年前,这么做也许是站得住脚的,但目前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同意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评估结果,即中国只符合“操纵国”的三条界定标准中的一条。

中国对美国存在庞大的贸易顺差,但中国相对整个世界的经常账户顺差并不太大,而且肯定没有通过干预汇市来压低汇率。事实上,中国所做的事情与之恰好相反。
尽管存在这一证据,特朗普的竞选文档直截了当地表示,特朗普当选后将“指示财政部长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”。根据2015年的《贸易执法法》(Trade Enforcement Act),新财长很可能拥有法律权限,能够在不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更改“操纵”的精确官方定义。反正,国会中似乎都会有多数议员赞成在这方面采取行动。
如果发生这种情况,总统将有权启动一个导致直接贸易管制的程序,尽管可能存在时滞和法律挑战。在没有更确切的法律意见的情况下,我感觉,特朗普可能会使用2015年这份法案或某一其他法律授权,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美国普通关税,作为对人民币汇率被低估的惩罚。
这接下来可能引发一场危险的贸易“战争”——中国让人民币进一步贬值,美国则进一步提高关税。彼得森研究所(Peterson Institute)最近的一份简报认为,这种全面贸易战争将导致美国2018-19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长为零。

在特朗普当选那周后的第二周,投资者开始寄望于些许理智或许会在贸易领域占据上风。但是,如果美国政府鲁莽地对中国按下“操纵国”按钮,这种信心将很快被打碎。

编辑:环球快客